澳门威斯尼斯人娛乐城

首页 > >员工文苑员工文苑

古韵丽江

发布时间:2014-09-05 浏览:989

    山的魂,水的情,从小就是我的牵盼,在一路成长的岁月中,山的伟岸让我坚强,水的柔情让我浪漫,于是,在梦中就总是不断的有一种召唤,唤我去看山看水看风光,终于,有一天,我知道了一个叫丽江的地方,在那里有一座耸立了万年的雪山,有几条流淌了千年的小河,山像一位智者,站在古城,写一部古城的传奇,水像一位读者,淌在古城,读一段古城的故事,传奇和故事都在叙写一个不老的传说,而传说又让丽江变得鲜活,于是,山水交融,就把丽江造就的山灵水秀,地杰人灵,成为梦中天堂。
    六年前,我们一家人在游览了大理古城后就在傍晚坐上开往丽江的汽车,到达丽江时,已是晚上,星光照耀下的丽江显得有些神秘,导游将我们领到四方街,远远的还未到,四方街上曼妙的轻歌已传入我的耳膜,酥酥的音调让人听了心里痒痒的,只见不远处的四方街沉醉在一片红红的光线中,温柔而浪漫,穿梭其间的人影在这朦朦的气氛中就像在上演着一出皮影戏,随着期待的心情,我也信步来到了这夜色正酣的四方街上,此时的四方街,像极了旧上海滩上的舞娘,妖娆、妩媚而风韵,夜色中的房子本是安静的,但闪烁其上的霓红灯让它燥动起来,一家家酒肆茶楼这时也像酣睡醒了的醉汉一样又开始借酒烧情了,河道两岸的一盏盏红红的灯笼将夜色点亮,映照得四方街温清而放荡。在河道两岸,一干红男绿女或饮酒,或品茶,或听曲,怡然之情写在脸上,想那灯光浆影里的秦淮河也不过如此吧?只可惜,四方街上的小河只能赏不能游,否则岂不是也要泛一叶小舟,拉上一曲抒情的乐章去媲美那醉人的威尼斯呢?
睡了一夜,几声鸡鸣声将我们唤醒,洗漱后我们步行到了四方街,此时的四方街安静的像个熟睡的婴儿,穿梭于房屋河道间的空气此时也是清冽冽的,睡了一夜的石头房子这时也醒了,屋顶上冒出袅袅炊烟,紧挨紧的石房子这时才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,这些房子都是用石头垒起来的,在历史的烟雨之河中洗涤后,她们越发的显得年轻,年轻的让人嫉妒,清晨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倦怠的味道,四方街上欢唱不息的河水此时笼罩在一层薄纱似的晨雾中,若隐若现,像一位含羞的少女,恍忽间我好象看到吴国的西施正在河边烷纱呢。流淌了千年的河水,似一条温柔的长臂,将历史揽到未来,捋一把相思仍进河里,河便变成了一盏酽酽的相思酒,喝了她,人便得了相思病。把河水赋予生命,河水便有了灵魂,把河水唱着一首歌,河水便有了歌的旋律,把河水写成一首诗,河水便有了诗的韵味,把河水画成一幅画,河水便有了画的精髓
    吃了一个酣酣的丽江粑粑后,我们打车来到玉龙雪山脚下,只见蓝天白云下的山顶白雪皑皑,云耀出雪的白,雪照出云的亮,相互辉映出一派银妆素裹的景象。本想乘缆车去山顶,可一打听,才知道缆车当天在检修,无法乘坐,正在遗憾时走过来一位乡民,手上牵着一匹健硕的马,问到我们是否愿意乘他们的马上玉龙雪山?一听还有这法上山,我可偷偷的乐坏了,于是租了两匹马,我骑一匹,女儿和爸爸骑一匹,整装待发,一开始山还不陡,看着一路的闲花野草,倒也悠然,但爬到半山腰上,山势越来越陡,再加上一路的颠簸,我渐渐的不胜劳顿,途中一只野兔窜出,马一惊失前蹄,我也被马摔下,惊魂未定中终于爬到山顶,一到山顶,只见游人如织,有的在尽情的拍照,有的在高兴的滑雪,这喧闹的场面也吸引得我们加入他们的行列,好好的体会了一把高山赏雪的乐趣。
    下了雪山,我们回到四方街上,午后的四方街喧闹而繁华,街上的房子这时都成为了一个个购物的天堂,刚走出一家摆满体现着东巴文化的各色饰品的小店,不经意间又让一家经营纳西族服饰的商家吸引,女儿此时更像一只欢腾的小马驹,馋馋的看着一套漂亮的纳西族衣服就不松手了,看到孩子这痴痴的模样,我们欣然给她买下这衣服,孩子穿上去活脱脱的成了一个纳西小女孩,满目的笑意写在脸上,一路的欢声笑语砸在地上,砸出一串火花。
第三天,本来还想到那摩梭儿女的家乡去看那高原明珠——泸咕湖,想去看看现在仅存的母系社会,去体会独特的摩梭人的走婚,想去看看那水天一色的泸咕湖上漂泊着的独木舟,无奈,因为时间有限,我们没有能成行,最后怀着对丽江梦幻般的思念踏上了返程的路,一路上丽江的山魂水情伴我入梦、伴我到天明。